搜剧麻豆传媒

“杨叔?你说是杨叔救了这六人?”灵儿一惊,不禁侧过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齐阳。只见齐阳正认真地听着济苍雨他们的审问。

“是呀!若不是他,谁会想到凶手的同伙会藏在这七人里头?”钟龚说。

“那你们怎么知道救人的就是杨叔呢?”灵儿又问。

“杨叔救了人后,就去找张兄弟,告诉他这六人都是金牛寨的奸细。”钟龚说。

灵儿不解地说:“那杨叔又是如何知晓这七人的底细呢?”

“他在这儿潜伏了这么久,还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钟龚理所当然地说。

“他也就比我们早来了两天罢了。”灵儿心想,却没说出来。

灵儿再次看向齐阳,却从他的一脸淡然看出了高深莫测。难道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审问的过程是很乏味的。

无论滕飞对那六人怎么威胁逼问,那六人都说不知幕后之人的身份。

围观的人看得没劲就渐渐散去,齐阳不知是担心引人起疑还是觉得这次审问问不出什么也随着人群离开了。

清冷邪魅居家型美女气质生活照

灵儿很想跟去,可她一想到自己昨夜的发现,就停下了脚步。她趁着这会儿济苍雨没开口审问,便将济苍雨单独请到一旁无人处。

“怎么了?”济苍雨问。

“济伯伯,我偶然间发现了一处密室,那里头囚禁着一些人。”灵儿回头看了眼不停往这儿张望的许俊,轻声说道。

“囚禁的都是何人?”济苍雨惊讶地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怕打草惊蛇,一发现就离开了。”灵儿说。

“做得对!那密室在何处?”济苍雨又问。

“呃……”灵儿顾忌到许俊,不知该不该说出来,只好敷衍道,“在一处院子里,但那个院子很隐蔽,我还是亲自带您过去吧?”

“也好。”济苍雨顿了顿,又说道,“此事怕是与高崖口村的命案相关。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滕飞还有事瞒着我们。”

“您觉得那密室里关押的是会是些什么人?”灵儿好奇地问。

“其实北峰寨最早的时候就做过贩卖人口的买卖,所以起初听说村里有孩子丢失时我也曾怀疑过北峰寨。我是不相信滕飞敢闹出那么多条人命来,可若是说滕飞参与到了这件事当中,也不无可能。”济苍雨说。

灵儿闻言不无惊讶,滕飞转眼间就从他们的盟友变成了敌人?

灵儿皱眉道:“您是说密室里关押的可能是那些丢失的孩子?”

“有这个可能。”济苍雨说。

“那咱们赶紧去救他们吧?”灵儿着急地说。

“此事不能急。”济苍雨转头看着滕飞,说道,“我先去找滕飞单独谈一谈。”

灵儿点了点头,没想到事情越变越复杂了。

“你和钟龚他们待在一起,不要再到处乱跑了。”济苍雨交代道。他知道灵儿之前常自己在北峰寨里走动,那时他还信任滕飞,便由着灵儿去了。可眼下情势有变,他不能再让灵儿任性妄为。

灵儿点了点头,就目送济苍雨朝滕飞走去。

虽然答应了济苍雨不到处乱跑,但灵儿此时有急事得去找齐阳。于是,她趁没人注意自己偷偷溜了出去。

灵儿并不知齐阳此时在哪儿,她心里着急,也顾不上其他,一路打听着杨叔的下落。

皇天不负有心人,灵儿很快就在一个寨里喽居住的院落里找到了齐阳。

齐阳见灵儿有话要对自己说,便给了灵儿一个眼神。

灵儿会意,就到边上的一个园子里等齐阳。

这个园子里种着各种果树,偶尔会有人路过,还算幽静。

不一会儿,齐阳就扫着地走了过来。

灵儿赶紧迎上去,跟在齐阳身边,说道:“大事不好了!滕飞极有可能和高崖口村命案的凶手是一伙的。”

齐阳停下步伐惊讶地看向灵儿,说道:“不可能!”由于周围没有其他人,齐阳用的是自己的声音。

“你也没想到吧?”灵儿说,“济伯伯说北峰寨之前就从事贩卖人口的勾当。这次高崖口村那些孩子被抓一事或许就是北峰寨干的。那些孩子被关在寨子中的密室里。”

“密室?”齐阳不解地看着灵儿。

“是呀!”灵儿便将昨夜跟随黑影来到那个院落,发现假山之后有密道一事详细地说了一遍。

“姑娘真是好大的胆子!也好在姑娘的轻功不及那人,否则追上了坏人该如何是好?”齐阳冷着脸责怪道。

灵儿自知有错,低头解释道:“我还不是以为那人是齐阳哥你嘛!”

“所以姑娘就敢大半夜在山贼窝里四处溜达?”齐阳生气地问。

灵儿忙拉着齐阳的衣袖讨好地说:“我知道错了,我不该鲁莽行事。阳哥哥,你就别怪我了!”

这一声“阳哥哥”让齐阳心中一软。齐阳无奈地说:“姑娘知道错了就好。”

灵儿忙转移话题,说道:“咱们还是说正事吧!虽然我不知那密室里关着什么人,但也能猜到定是些让滕飞不愿意向外人提及的人。”

“所以你们就认为里头关押的是那些被抓的孩子?”齐阳挑眉问道。

“难道不是吗?”灵儿不解。

“不是。”齐阳摇了摇头。

“啊?你怎么知道?”灵儿皱眉问道,“难道昨夜那个黑影就是……”

“不错,正是在下。”齐阳也不隐瞒。

灵儿皱了皱眉,早知昨夜自己就直接现身向齐阳哥问个明白了。眼下该怎么办呢?经自己这一折腾,济伯伯那边怕是已经去找滕飞算账了!

齐阳看灵儿愁眉苦脸的,说道:“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

“我知道。但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济伯伯,然后他去找滕寨主了。”灵儿心虚地说道。

“那也没什么。滕寨主自会和济庄主解释清楚的。”齐阳不以为然地说。

“真的吗?”灵儿稍稍松了口气,又问,“那密室里关着的又是些什么人呢?”

“一些让滕寨主不愿对他人提起的人。”齐阳看着灵儿,答道。

“啊?”灵儿又开始担心起来,她还是坏事了?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网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